觉醒与恐惧之间:“留德华”首办人权集会

作者:Xin Lin

伴随声着国际歌的歌声,中国青年首次在柏林振臂高呼自由民主与公民觉醒,他们公开痛斥当今中国政府以及刚刚在二十大连任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一位抗议者在集会后写道:“以后看到世界钟都会想起今天,想到自己并不孤独。”

在亚历山大广场世界钟下面,大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华人手持标语高喊“习近平下台”等抗议口号

在亚历山大广场世界钟下面,大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华人手持标语高喊“习近平下台”等抗议口号

(德国之声中文网)11月12日柏林下午14点,在亚历山大广场世界钟- 一个颇具历史和政治意义的地标下面,一群穿戴极其醒目的、大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华人手持标语和条幅齐声高喊"My Duty, My Freedom(我的责任,我的自由)、言论自由、中国要民主和CCP, Out Now, Xi Jinping, Out Now (中国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 等抗议口号。 

同样在此炮塔型的大钟之下,33年前,1989年10月,柏林墙倒塌的前一个月,一群德国年轻人曾汇集此处高喊"Wir sind das Volk"(我们是人民),反抗东德政府的极权统治。

身着白色新冠防护服,头戴面具、墨镜,肩披红字抗议口号的华人青年们全副武装。他们独特到有些荒诞的模样加上手中极具讽刺意味的习近平海报和各种鲜明的反共标语也引得许多路人们驻足观看。 

身着白色新冠防护服的华人青年

                                                               身着白色新冠防护服的华人青年

多名参与者在集会上进行了德中英三语的发言,主要抗议内容包括谴责习近平近年来日益凸显的独裁倾向以及其政党在新冠爆发之后愈发无视法制、人权与科学的执政措施。 

在广场上发放的集会传单里,抗议者写道他们反对中国政府不等于反对中国,对政府的讨伐恰恰源自于他们对中国土地、中华文化和人民的热爱。 

一名香港女性和围观人群中的一位母亲是西藏人的德国女孩激动得表达了她们对中国抗议者们的支持。 

集会的倡导者之一Joe在活动中完全没有遮挡脸部。他对德国之声记者说这场活动最大的意义并不只在于发声。"这是一件能大家更相信正义的事情;一个人相信,只是一个人,但大家来这,能找到支持,就能更相信正义了",在Joe看来不接受谎言与压迫的体系就是一件正义的事情,他说:"我的duty(责任)就是去提倡大家去过一个相信正义的生活。"

抗议者不但穿着打扮得极为严密,在整个集会的准备和进行过程中也十分谨慎

                                抗议者不但穿着打扮得极为严密,在整个集会的准备和进行过程中也十分谨慎

"四通桥"精神 

集会的演讲者们在发言中提到,今年10月的四通桥事件是他们走上街头反对中共政府的推动力。在英国与北美各地的华人反习抗议活动相继爆发之后,他们也想将这样反抗的火焰如接力一般继续传递下去。 

四通桥抗议者彭立发的标语被柏林的中国集会者们举在手中,"不要核酸要吃饭,不做奴才做公民"等六个标志性口号被反复吟诵。

一位抗议者对记者说看到那么多人站出来就觉得还有希望。在新冠疫情初期她仍在国内,上海的朋友家跟当时网络上所传的一模一样,居民楼被铁栅栏焊死长达两个月以上,封控期间也根本没有任何政府的支持和保障,家里的大人小孩都吃不饱饭。有了这次教训后她总结道:"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清醒过来,不要再沉浸在政府给人民编造的幻想中。" 

觉醒和恐惧之间的抉择 

依照自己的经验,Joe说中国梦只有特权阶层才相信。"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中国梦就是个笑话!" 他苦笑:"这个梦不是个人的,这是一个宏大的梦,跟个人根本没关系。" Joe坦诚因为家里有体制内的人,所以他才看得特别清楚。 

然而大多数中国民众似乎仍在觉醒和恐惧之间如履薄冰,这一点甚至在此次柏林的集会情况中就能看出。 

另一名组织者F告诉记者,抗议活动发出之后仅一周内,就有超过200名来自欧洲四面八方素不相识的青年华人们自发参与了这场公开抗议。所有的准备工作,包括宣传、口号、演讲、歌曲、海报和标语牌等都是人们热心地共同商议和投入的结果。 

然而与线上对参与人数相比,周六线下到场的抗议者却只有五十人左右。 

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如果反共身份被暴露必定会引起当局报复,所以必须加倍小心。他们不但穿着打扮得极为严密,在整个集会的准备和进行过程中也十分谨慎。他们不断地在组织群里互相提醒防止手机被监听,并统一了在集会后迅速与熟人结伴绕路离开,以免被国安人员跟踪。

与四通桥一个人的抗议相比,柏林五十几人的集会规模对于沉默的中国人来说已经非同一般。和平的民权抗议成为中国人心中的壮举,他们夺眶而出的眼泪说不清是心酸还是感动。

—— DW
本站刊登日期: 2022-11-13 07:5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