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庆日港警阻止社民连4人示威 有五星红旗被烧毁

作者:松仁
 
香港支持民主的四名抗议者在中国国庆这一天不惧警察的监视,手举标语牌要求释放政治犯。(2021年10月1日)
香港支持民主的四名抗议者在中国国庆这一天不惧警察的监视,手举标语牌要求释放政治犯。(2021年10月1日)

在星期五(10月1日)中国国庆节当天,因实施国安法而导致政治气氛萧杀的香港街头仍然出现近来已经十分罕见的4位抗议示威人士。不过这4位社会民主连线成员的抗议示威活动从一开始就遭到警方的监视和戒备,而且示威者在示威途中很快就被20多位警方人员截停,随即被迫散去。

另据港媒报道,星期五早上6时许,有路人在九龙乐富横头磡村的富美街看到有被烧毁的五星红旗,于是报警。警方到场调查,怀疑有人烧毁五星红旗并弃置地上,附近也有一个庆祝「十一」国庆的横额被撕毁。

根据修订的香港《国旗及国徽条例》,任何人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均属犯罪,最高可处罚港币5万元及监禁3年。

星期五一早,港府在湾仔金紫荆广场举行国庆升旗仪式,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率港府高层官员以及行政会议成员出席,北京驻港联络办公室主任骆惠宁等官员也在座。

两年前的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大庆,却正好遇上香港声势浩大的“反送中”运动。尽管港府拒绝批准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抗议示威申请,仍有十几万人响应“没有国庆,只有国殇”的口号走上街头。游行的人流由铜锣湾行进到中环,沿途还撕毁、焚烧一些建筑物悬挂的五星红旗。

但是自从去年六月底港版国安法实施以来,港府和港警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号,全面打压香港的泛民主派和政治异议,导致大批民主派和社运人士被迫远走他乡,另有100多位民主派人士遭到起诉关押,连陪伴港人26年的苹果日报也被迫停刊。在政治高压下,很多泛民主派团体被迫解散。以往十一国庆节经常出现的抗议示威活动已经绝迹。

虽然过去每年都参与或组织国庆示威的前立法会议员、有“长毛”昵称的梁国雄仍被当局拘押中,但他的妻子、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却巾帼不让须眉,星期五一早率领另外3位社民连成员在湾仔修顿中心家计会集合,计划经天桥前往港府举行升旗仪式的金紫荆广场进行示威抗议。

4位示威者在出发之前已经遭到严阵以待的警察的截查,随身物品也被搜查。但是他们并不畏惧,仍然拉着“释放47人,释放所有政治犯,全国实行普选”的横幅踏上示威征途,沿途还高声呼喊“释放所有政治犯”、“释放47人”等口号。

4位示威者在警方监视戒备下行进到中环广场时被截停,他们随即在发表一项声明后自行散去。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向记者表示,“我认为香港现在已经是中国唯一还可以允许不同意见的地方。”陈宝莹说,她注意到警方大阵仗的部署,但是“即使在这种压力下,我们仍然需要坚守我们最基本的民权,那就是言论和集会自由。”

7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为涉嫌组织或参与2019年的一场反政府抗议示威活动而于今年9月1日被判入狱,刑期从11个月至16个月不等。

7位被判入狱的被告都是香港泛民主派相当有分量的著名人士。他们是前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陈皓恒、前民阵成员黄浩铭和吴文远、民主党前主席杨森和何俊仁、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和梁国雄。

9月20日,香港警方逮捕香港本土派学生组织贤学思政三名成员,罪名是涉嫌“串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三名被捕的贤学思政成员分别是召集人王逸战、秘书长陈枳森和前发言人朱慧盈。

9月16日全球61个人权团体发表联合声明,呼吁香港当局撤销对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活动的香港支联会成员和民主派人士的指控和判刑。

去年6月4日,香港警方以防控疫情为由,首次拒绝批准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行之有年的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但是多名支联会成员和民主派人士不顾禁令,当晚仍然前往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活动。

事后共有26名民主派人士先后被控参与或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罪名,而支联会前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阵召集人陈皓恒等12名被告9月9日承认控罪,并于9月15日被判刑,其中3名被告被判缓刑,其余9名被告被判监禁6至10个月。

北京及香港政府挥舞国安法大棒强力镇压香港民主派、打压言论、新闻和集会自由的行径遭到美国及许多国家的谴责。美国还对主事的北京和香港官员实施了制裁。美英两国特别指责北京制定的港版国安法违反了中国政府在香港主权移交时作出的维护香港自由生活方式的承诺。

港府在金紫荆广场举行的升旗仪式结束后,又转往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庆祝酒会。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酒会上致辞时表示,今年的十一国庆对香港别具意义。香港在国安法和完善选举制度的双重保障下,真正踏上“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可以说是比回归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具备发挥“一国两制”独特优势的条件。

事实上,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社会的确恢复了“平静”,令当局担惊受怕的示威抗议活动也几乎绝迹,而被林郑月娥称为“完善选举制度”的香港选委会选举,1500位当选的选委会成员中只有一位非建制派委员,再再让人质疑,香港实施的究竟是所谓的“一国两制”,还是已经迫不及待地跳入“一国一制”。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1-10-01 09:4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