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院外交领袖:绝不容忍在美国土地上有任何跨国镇压的行动

作者:李逸华
资料照: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本·卡丁在听证会上讲话。(2023年10月18日,美联社)

资料照: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本·卡丁在听证会上讲话。(2023年10月18日,美联社)

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领袖表示,全世界最复杂的跨境镇压活动来自中国,并称这些行动对散居或流亡海外的群体形成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噤声”效果。也有共和党人认为,朝鲜、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等国家在可见的未来不会推动改革,当今世界俨然已划分为民主自由和专制威权两大国家阵营,而这两股势力如何共存将是这个世纪的一大挑战。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本·卡丁(Ben Cardin)星期三(12月6日)在一场以“跨境镇压:威权者锁定海外异见人士”(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Authoritarians Targeting Dissenters Abroad)为题的听证会上表示,中国当局采取的手段是全球进行跨境镇压的国家中最为复杂的其中之一。

“跨境镇压不是新的,但现代技术前所未有地扩大了政府采取这类行动的范围,”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卡丁在开场陈述中说,“全球最复杂的跨境镇压行动之一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当然,他们会予以否认,他们会说,‘有关跨境镇压的指控完全都是凭空捏造的’。”

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关注全球民主自由和人权发展的非盈利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的跨境镇压报告指出,跨境镇压指的是各国政府跨越国界,通过暗杀、非法驱逐、绑架、数字威权、国际刑警组织虐待和家庭恐吓等方式,压制散居在海外和流亡海外的异见。

这份“人权观察”有关跨境镇压的报告称,这些针对各地一般民众的跨境镇压行动会将“长臂”深入包括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和南非等民主国家,对其目标展开威胁施压。

卡丁强调,威权国家将迫害行为输出到国外的趋势令人震惊,这对各地的人权捍卫者以及散居或流亡海外的群体形成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噤声”效果。
“这对散居海外和流亡者群体的安全构成了及其严重的威胁,”卡丁说。“他们会向整个流亡者群体释放一个信息,那就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不会安全,即使你是在民主国家也不安全,即使你有政治庇护也不安全。这就是为什么跨境镇压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原因,它迫使许多人停止发声,或结束他们的运动。”

“无论是中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还是塔吉克斯坦—这些国家都威胁着全世界的人权捍卫者,”卡丁说。

今年4月,美国司法部宣布逮捕了两名纽约市居民,他们受到的指控与中国在美国开办秘密警察站有关。

根据法院公布的刑事诉状,61岁的卢建旺和59岁的陈金平被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福建省的分支非法在纽约曼哈顿下城开设和经办一个非法海外警察站。诉状指称,卢建旺和陈金平被控串谋充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理人以及妨碍司法。

据检控方指,卢建旺与中国执法单位的关系密切,从2015年起被征召协助中国进行“镇压活动”,其中包括骚扰中国异见人士。

参议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议员吉姆·里施(Jim Risch)在听证会上担忧表示,威权政体现在日益明目张胆的将长臂管辖输出到其境外。

“在他们自己境内压制异见人士且没有后果的政府,现在正试图扼杀世界各地的言论自由,包括美国,”来自爱达荷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里施说。

世界两大阵营:自由民主VS威权专制

里施参议员指出,他认为当今世界格局已分为两大阵营,一派是自由民主的政府,由人民选出、人民运作并受制于人民的政府,而另一派则是独裁和专制政体。

“我认为,作为人类,在这个世纪我们面临的挑战将是试图找出方法让这两个由许多国家组成的群体在不相互残杀的情况下共同存在于这个地球上,”里施说,“我认为有一件事是我们都同意的,那就是朝鲜、伊朗和中国,这些国家他们是不会改变的,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在未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变化的。你希望他们发生变化,但我们都知道,希望并不是一种战略。”

卡丁也认为,跨境镇压的情况对自由民主世界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确实是一种可怕的局面,镇压实际上正在侵蚀我们的民主核心,”卡丁说。他提到,许多受到压迫的人之所以称为威权政府的打压目标和他们在自由民主开放的美国从事的活动有关联,包括在美国发表演讲或接受访问。

“这是对我们政府制度的直接攻击,它损害了我们获取客观信息的能力,”卡丁补充。

根据“自由之家”2023年发布的报告,该机构在2014年道2022年间收集了854起跨国镇压的直接案件,其中包括暗杀、绑架、袭击、施压或驱逐出境。这些行动涉及38个国家的政府在91个国家内进行跨国镇压行动。

“自由之家”总裁迈克尔·阿布拉莫维茨(Michael Abramowitz)出席了星期三的听证会。他在作证时表示,这些报告中的数字可能只反映了跨境镇压行动在全球严重情况的冰山一角。

“这些数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各国也在使用间接策略,通过间谍软件、监控威胁来恐吓活动人士或流亡海外者,并在社交媒体上发送针对他们家人的威胁,” 阿布拉莫维茨说。

“自由之家”的报告指出,全球前10个采取跨境镇压的国家分别为中国、土耳其、塔吉克斯坦、埃及、俄罗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白俄罗斯和卢旺达。这10个国家占据了自由之家累计的数据库案例的80%,而中国就占了30%的案件比例。

“跨国镇压是对我们安全和权利的直接攻击,” 阿布拉莫维茨说。

议员、专家忧香港对“国家安全”的无限上纲

同场作证的还有代表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英国道蒂律街律师事务所御用大律师卡尔芬·加拉格尔(Caoifhionn Gallagher)。她在听证会上向议员们表示,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内容十分模糊和宽泛,这使得香港的自由和人权处于非常危险的情况。

“几乎任何东西都可被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根据其规定,它可以适用于地球上的任何人,”加拉格尔说,“自香港《国家安全法》通过以来,许多国家暂停了引渡安排,认识到香港现在正试图利用国家的长臂管辖来压制世界各地的批评者。”

今年7月,香港政府悬赏100万港币,通缉罗冠聪、郭荣铿、许智峰、任建峰、袁弓夷、蒙兆达、刘祖迪和郭风仪等8人。

加拉格尔指出,香港政府悬赏通缉八名流亡活动人士,香港特首李家超还称他们为“过街老鼠”,并称他们将会被终身追捕。她说,这是“一场非常严重的升级”。

里施参议员也认为愈来愈多迹象表明,“香港当局愈来愈多地参与跨国镇压行动”。

加拉格尔谈到,作为代表黎智英的国际法律团队成员,她和同事也遭受到了针对他们的跨国镇压行动。她说,“重要的是,我们都不是香港人。 我们也没有人在流亡。 我们都不是持不同政见者。 我们是国际律师,为客户服务,寻求让中国和香港对公然侵犯黎智英受国际法保护的基本权利负责。”

专家呼吁国会采取立法措施

今年3月,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杰夫·默克利(Jeff Merkley)、本·卡丁和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以及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共同提出《跨国镇压政策法》(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Policy Act),目标为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等外国政府在美国对其公民进行“长臂”跨国镇压,同时对采取这些行动的外国政府追究责任。

法案将制定新政策追究外国政府和个人进行跨国镇压行为的责任。法案将进一步加强现有的法规和执法行动,来打击被定义为“外国政府或其代理人的行为或活动”。

根据法案,外国政府对其海外人士或流亡群体进行非法引渡或驱逐、人身跟踪、在线监视、人身攻击和恐吓、非法冻结资产,以及诽谤个人名誉等行为都包括在非法跨境执法的定义中。

不过,法案推出至今尚未有任何进展。

星期三的听证会上,作证专家纷纷呼吁国会采取行动推进这项法案,并称此举将能“解决美国政府在应对跨国镇压方面的漏洞”。

卡丁参议员在听证会上表示,他很快将推出一项与处理跨国镇压行动有关的新立法措施。他说,这项名为“国际自由保护法”(International Freedom Protection Act)将解决独裁和不自由国家愈来愈多地使用跨国镇压行动的问题。

卡丁在听证会后告诉美国之音,目前法案正针对一些条款内容进行协商,法案的目的为增加国际刑警组织使用“红通”的透明度,以及提供准确的信息。

“要说清楚的是,我们绝不会容忍在我们的土地上进行任何跨国镇压的行动,”卡丁对美国之音说。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3-12-07 04:5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