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失业率又上升 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难解决

作者:杨安
资料照:中国年轻人在北京的一个招聘会上寻找工作。(2022年8月26日)

资料照:中国年轻人在北京的一个招聘会上寻找工作。(2022年8月26日)

中国政府第二次发布经修改统计方法后的青年失业率,不包含在校生的16至24岁年龄层失业率为15.3%,相较头一次公布的数据上升0.4%。对此,不少中国网民讽刺数据根本没意义,失业的感受才是真实的;分析人士则指出,中国经济复苏不如预期,不论官方统计方式如何更改,都无法掩盖青年高失业率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国家统计局3月20日公布2月份全国城镇不包含在校生的16至24岁劳动力失业率为15.3%,相较于全国城镇失业率的5.3%,更凸显出青年失业问题的严重性。

早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系列今年1、2月份经济数据显示,经济运行持续恢复,官方更宣称“全面超预期、稳中有升”。至于和民众切身相关的失业率方面,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刘爱华表示,促进就业稳定的有利因素不断累积,并强化促进青年就业政策举措,优化就业创业指导服务。

对于官方释出的乐观信号,微博上的不少网民显得不甚认同。“失业率是失业后进行了失业登记才算进去的吧,没有登记就不算了吧,水分还是有的吧,可想失业率得多高啊”、“没用,因为真失业的根本不被统计,看数据没意义,看你身边的现实状况就好。”

数据无法反映感受 年轻人“稳定躺平”不想起身

去年6月自“985院校”毕业的上海青年张承(化名)告诉美国之音,自己因为找不到一个可以满意的正式工作,目前只能靠“灵活就业”维生。他无奈表示,自己理应是要被列在失业统计数据中,但若是像他这样的人都被视为失业人口,政府面子恐怕会挂不住。

对于自诩为失业人口一分子的张承而言,不论统计方法如何改变,失业率的数据如何被优化,现实就是年轻人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所以只好“躺平”,当一个“十不青年”。

在长期对未来感到绝望之下,微信朋友圈近来热传名为“十不青年”贴文,条列包括不结婚、不生小孩、不买房、不入股市等具体化的躺平作为。张承自嘲说,相较于官方强调经济运行稳中有升,年轻一代却是“稳定躺平,不想起身”。

他还说,一些大学同学因为预期毕业后工作不好找,所以选择继续攻读研究所,然而这只是在逃避问题,谁能保证两年后就业市场会好转?眼下看来老人不想退休,大学毕业生却是越来越多,未来机会只会变得更渺茫。

据中国教育部统计,2024年中国普通高校(大专院校)应届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179万人,再创新高,这也表明今年夏季将会出现更大的就业压力。

英国潘西恩宏观经济谘询公司(Pantheon Macroeconomics)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林浩波(Kelvin Lam)通过书面方式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每年约有1,000万到1,200万应届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在以前经济良好增长的年代,私营和国有企业能够为他们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但是中国近年来对企业加强监管打压,以及大环境经济低迷,要将这些新血纳入劳动市场变得越来越困难。

优化统计方法后 青年失业率又回升

中国青年失业率在去年的上半年逐月创下新高,6月一度飙升至21.3%,国家统计局随后宣布暂停发布该数据,引来“盖牌”之讥。

今年1月官方推出“优化”过后的数据,亦即剔除寻找兼职工作的在校学生,仅以离开学校、进入社会,寻找全职工作的3,400万余青年为统计对象。不过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说法,将学生排除在失业率统计范围之外与该组织制定的衡量标准不符;只要学生一直在找工作,这类的全职学生也会被纳入就业统计范围。

经调整后,中国去年12月的16-24岁年龄层失业率大幅下降至14.9%,今年1月进一步降为14.6%,不过到了2月又反弹至15.3%。

位于台北的致理科技大学国际贸易系教授张弘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虽然通过修正统计方法促成青年失业率数据明显下降,但是当拿出同一个统计模型作比较,失业率又呈现增长,足以证明造成高失业率的根本原因并没有解决。

张弘远指出,这次调查数据以城镇青年为对象,而城镇经济大多是出口导向的制造业部门,以及金融服务业、房地产服务业,这些过去吸收大量年轻人就业的行业现在都遇到了经济下行的困难,高失业率并不意外,官方数据可能还低报。

张弘远说:“失业率会增加,我们认为,一方面彰显着它主力产业部门仍然没有复苏,二来城市经济吸纳失业人口的能力,特别是年轻人口的能力还没有恢复。我们觉得这次已经是被平减和低估后的结果,(青年失业率)正式情况应该是在16%或17%。”

法国兴业银行大中华区经济学家林紫琼(Michelle Lam)电邮回复美国之音指出,迄今为止,中国经济复苏是渐进式且不平衡的,青年失业率的上升表明年轻人尚未从复苏中受益。

林紫琼进一步指出,现在的年轻人更热衷于服务业工作,然而服务业尚未从2021年开始的监管打压中恢复过来。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可能会成为一个结构性问题,导致劳动参与率和潜在的成长永久下降。

英国潘西恩宏观经济谘询公司的林浩波则认为,新的失业率统计方法尚未累积足够的历史数据,很难评断更长期的未来趋势。他说,随着政府逐渐推出刺激措施来提振经济并促进产业升级,青年失业率最终或许会再次下降,只是目前还看不到具体的时间点。

民企扛社会责任 招聘年轻人裁减中老年

青年失业率高居不下已经不只是年轻人的危机,就连一些在职场打滚多年的上班族也有可能受到波及。任职于深圳互联网企业的Mia说,如今大型民企也得扛起所谓的“社会责任”,也就是裁掉大龄员工,给校招生让位,目的当然是让年轻人的失业率数据不要太难看。

Mia告诉美国之音:“我们就是会接到比如说深圳市政府的这种通知或者是公文,今年深圳市可能就是有多少大学生要毕业了,大的企业的HR(人资)部门都是会接到政府的这种需求,就是你们会有多少一定比例的给校招生的岗位要放出来。”

社群平台“小红书”上的职涯规划师Lucca也说,现在政府的态度很明显,就是要“保住年轻人、放弃中老年”。因此,企业会减少35岁以上的工作岗位,放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Lucca指出,35岁以上的年龄层身上该有的房贷、车贷都差不多背满了,也就是说他们的贷款额度没了,能创造的市场价值自然变少了。但是年轻人不一样,只要有工作就有充裕的贷款空间,这样才能刺激消费,创造出更好的整体经济数据。

Mia认为,年轻人虽然有比较便宜的优势,但是素质参差不齐,工作状况不稳定,但是政府明摆着给民企订出了绩效指标,最后的解决之道就是企业内部清出一些可有可无的职位给年轻人,过了几年后再把这些人洗掉,换上新的一批年轻人,如此周而复始帮政府消化特定年龄层的失业率。

—— VOA
本站刊登日期: 2024-03-22 08:19:59